首頁 
>調查研究>扶貧典型
山背村的“私房”電商平臺
發布人:張婧婧來源:江西省扶貧辦公室微信公眾號瀏覽次數:發布時間:2019-11-19
視力保護色:

“雙十一”到了,您的購物車填滿了嗎?每年的這一天,各大電商平臺都會推出大規模促銷活動,成為名副其實的全民網購盛宴。和各大網購平臺相比,有一個平臺安靜的波瀾不驚。這個名叫“蓮花貧農情”的微信小程序,是蓮花縣六市鄉山背村第一書記張健萬自己開發的,承載的僅僅是山背村幾十戶貧困戶自產的農產品。可就是這個連電商大戰的門檻都夠不著的小程序,卻讓這個僅有700多個農戶的小山村的貧困戶有了新盼頭。

張健萬又一次來到了貧困戶劉金姣阿姨的家中收霉豆腐。把家里打掃的窗明幾凈、一塵不染的劉阿姨,正在堂屋里晾干自家種的紅薯。看到張書記來了,她從桌下的箱子里搬出了一箱她親手做的霉豆腐。這是她一個星期的成果。

劉金姣數不清這是張健萬第幾次上門收霉豆腐了。一年多以前,她還怎么都想不到,做豆腐乳的自家手藝,居然也能給自己帶來收入。

劉金姣:“他說你身體不好,我找個事給你做可以不?我說什么事啊,他說做霉豆腐,可以不?我說行啊,試一下咯。他說他去找銷路。不是他幫我,就是我們村上的人買能買多少。”

去年1月,剛剛來到山背村擔任第一書記的張健萬,對于怎么幫助這個四面都是山的小村子的村民富起來,還沒有什么頭緒。他開始每家每戶的走訪調查,不管碰上哪個村民都要問上一句:你有什么手藝嗎?這天,她來到劉金姣家,得知劉阿姨患有心臟病,丈夫去世多年,兒女都在外地打工。劉阿姨熱情地拿出自己做的霉豆腐,讓張書記嘗嘗。這一嘗,讓張健萬嘗出了一些門道:

張健萬:“我說你就做這個。哎賣不出去的,她說誰會要哦。我說你放心,我來賣,味道這么好是吧。她還是不太放心,為了鼓勵她,我就自己購買好這些瓶子,直接送到她這里。一做發現是賣的挺好的,100瓶,一下子又100瓶、又100瓶,這樣子賣掉了。當時我的朋友圈就天天轉發,讓他們來買。”

山背村第一書記張健萬,搖身一變成了“微商”。從此,他的朋友圈出鏡率最高的成了霉豆腐。劉阿姨的“私房”霉豆腐很受歡迎,短短一個月,給劉阿姨帶來了三千多元收入。這次成功的銷售經歷,讓張健萬萌發了做個電商平臺的想法:

張健萬:“如果說叫別人來做的話,他們肯定需要很高的服務費。像這些我都全部可以自己來做的話,全部可以免掉。”

憑借自己學習計算機專業的知識,張健萬花了幾個晚上,設計出一款微信小程序“蓮花貧農情”。為了推廣“蓮花貧農情”,他在自己以前創辦的公眾號上寫起了“軟文”,讓朋友們積極幫忙轉發,蓮花縣的許多官方微信號也主動幫他吆喝了起來。他還繼續走家串戶,向每個貧困戶“收集”農產品。

“蓮花貧農情”小程序的頁面非常簡潔,沒有任何多余的裝飾,一點進去就可以看到一件件售賣的貧困戶特產,每個特產下面都注明了貧困戶的故事。“高山貧農大米(2.5千克,包郵)30元”“農家黑豆(包郵,重1千克)25元”“山背醋姜(包郵,1千克)30元”……商品的種類和數量雖然都不多,但每個產品都是來自山背貧困戶的“私人訂制”。張健萬這個第一書記,兼職做起了“網店店主”,除了到每家每戶去收貨,在平臺上貨,還要負責包裝、發貨。在他的抽屜里,放著厚厚一沓快遞單,桌上放著封口機,櫥子里放著他自己設計的統一標簽。

“(原來有人)怕我賣不出去啊,不敢送過來。后來看到我賣這么好是吧,很多人就背著麻布袋送過來,說我把這個東西送給張書記去。小筍干啊,大米啊。我甚至幫別人賣了掃把都賣了幾千塊錢,竹子做的掃把。”

一大早,貧困戶楊銀姣就起床勞作了。她操持完地里的作物,就開始腌制醋姜。丈夫楊金昌在一旁坐在輪椅上,不讓雞進屋來。楊金昌患有癲癇,無法正常勞動,去年還不慎跌倒在煤火中,導致全身50%以上燒傷。為了照顧丈夫,楊銀姣無法外出勞動。去年9月,張健萬鼓勵她把自己做的醋姜放到電商平臺上售賣,第一次就賣出了14斤,最多的一次賣了75斤。短短兩三個月,楊銀姣賣出了兩百多斤姜,賺了好幾千塊錢。

楊銀姣:“(去年)也是剛剛出姜的時候,他來我們這里。他說這個姜好吃,給我去賣一下吧。我也是試一下唄,如果能賣也可以賺幾個錢,就算沒賣出去也沒關系。我們這個姜就在這樣拿過去,他還要給我包裝。(想到他能給你們賣出這么多嗎?)想不到。”

山背村坐落在贛湘交界的偏遠山區,四面環山,總面積16平方公里,是一個只有七百多人的小村莊,卻有36戶貧困戶。村里山多地少,交通不便,水利設施薄弱,是省級深度貧困村。世世代代生活在這里的村民,都不敢規模化種植農作物,因為他們最擔心的就是農產品滯銷。楊銀姣就曾經吃過農產品滯銷的虧:

楊銀姣:“這里也不方便出去趕集,種的多一點的菜都沒辦法去賣。有人來收就賣,沒人來收就不賣。我那些黃豆現在天天給雞吃,那些黃豆有幾年了。”

去年12月,張健萬以第一書記的身份拍攝了一個視頻,為山背村的好產品代言。

也是在去年12月,山背村正式脫貧。目前,全村只剩下一戶貧困戶沒有脫貧。

上個月,村里的蓮花血鴨館開張了,張健萬把原本放在村委會的農產品,全部搬到了血鴨館的貨架上。這樣,來來往往吃飯的人總會看上幾眼,買上一些。他在每個產品上都貼上了“精準扶貧”的標簽和“蓮花貧農情”的小程序碼,吃了一次覺得好,還可以通過電商平臺再次購買。

就在蓮花血鴨館的對面,楊桂元正在處理剛剛運來的百合種子。這是他第一次種植百合,心里總有些沒譜。可是張健萬承諾,百合成熟后,由他負責銷路,又讓楊桂元有了信心。

在山背村,有新想法的人還有不少。這不,劉金姣和楊銀姣兩位阿姨,明年也有了小目標。

在張健萬的扶貧記錄本上,記載著從2018年4月到2019年4月的一年間,劉金姣賣霉豆腐、紅薯干共收入16000元。明年,她準備買一臺磨豆子的機器,提高做霉豆腐的效率,甚至萌發了把女兒叫回來跟她一起做霉豆腐的想法。她還準備多種一點紅薯。

貧困戶有了新盼頭,張健萬的扶貧工作也更有干勁了。山背村的“私房”電商平臺雖然不湊“雙十一”的熱鬧,卻也迎來了一年中比較繁忙的時節。這不,村里的特產又要集中上市了!

“紅薯干馬上要上市啊,豆腐乳已經開始做了,那些什么黑豆,紅豆都出來了,十一月就要開始去做一些推廣。我們就是考慮比如這個紅薯干,還有這個豆腐乳,可以把這個規模擴大,做成一個小的加工產業,再去申請一個品牌,讓更多人來隨時都能夠買得到。把我們這個推廣力度加大一點,那我們就更有信心了。”

相關文章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發財報香港掛牌論壇 竞彩混合过关数据 福建体育彩票11选5现场开奖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手机版 江苏快三买大小技巧 紫金矿业股票行情 甘肃十一选五一定牛专家推荐 四川快乐12民间小技巧 云南11选5有规律吗 七星彩历史开奖号码 股票融资多少钱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